海事律師海關律師國際貿易律師海關辯護律師,外貿律師 專業提供海關、海事、外貿法律服務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13311891225
首頁 > 網站新聞 > 行政司法 > 18年海關律師鑄就鐘表匠精密精神--律新社專訪

Title:18年海關律師鑄就鐘表匠精密精神--律新社專訪

Posted by:匯業海關律師

Time: 2018年09月17日



“海關專業律師很像一名鐘表匠,我們就是在鐘表出大問題之前,修好里面的小齒輪,把鐘表給校正過來,讓每個零部件都在合法有序的軌道上運行”,匯業律師事務所的楊杰律師,向律新社這樣形容自己的專業。

楊杰律師入行18年,在對外貿易領域耕耘了六千個日夜。他兢兢業業于外貿進出口企業通關、審計、商品歸類與估價方面的專業法律服務領域,成為匯業所高級合伙人、海關與貿易合規專業領域的中堅力量,近期楊杰律師又入選了上海市涉外律師人才庫。


隨著海關改革、中興事件、中美貿易戰等熱點頻出,對外貿進出口和關務審計方面有著深厚積累的楊杰律師,在接受律新社專訪時,講述了海關律師的“天時地利人和”。


1

通關一體化改革對外貿企業合規提出更高要求


溫文爾雅、精干內斂是楊杰給人的第一印象,聊起海關法律專業領域時,楊杰律師如數家珍。


 “以前的海關在通關環節像個保姆,一筆一筆進出口申報數據都要跟企業核實;現在的海關在通關環節基本不主動提出異議,而在貨物放行后再找企業核實問題。”楊杰律師如此形容海關通關一體化改革前后的變化。


全國海關通關一體化,是20177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施行的海關關務新規,企業可以任意選擇通關或報關地點及口岸,在全國任何地區辦理相關手續。改革簡化了口岸通關的手續,壓縮了口岸通關的時間,大大提高了貨物通關效率。

中國本身是一個貿易大國,需要通過對外貿易引擎拉動國內經濟的發展。中國目前也在講求通關效率的提升。實行通關一體化改革,正是為了配合中國貿易大國的建設,此乃大勢所趨。然而,海關改革在為企業進出口通關提供便利的同時,也對外貿企業合規經營提出了遠高于過去的要求。


海關的通關效率與監管力度是一對矛盾體,要加快通關速度,必然要放開監管力度。以前的海關作為國門衛士,在貨物進口通關過程中總是把好“第一道關口”,海關發現商品歸類、估價方面有疑問,會當場向企業進行核實,逐一排查、解決問題。這種通關模式存在一個問題就是通關速度過慢,效率低下,但好處是企業可以及時發現合規風險并當場得到修正。通關一體化改革施行以后,企業報關時需自行申報、自主繳稅,自己決定商品歸類估價等事項,但企業必須對申報替換的真實性負責,海關不再主動提出疑問,貨物查驗率也大幅下降。


海關允許企業自行申報、自主繳稅,并不意味著外貿企業在貨物通關后即可高枕無憂。對于企業來講,它的稅務風險、行政處罰的風險和法律上的風險反而被累積疊加到了貨物放行以后。而海關有別于一般的行政機關,它有事后追查企業既往違法行為的能力。


我國相關海關法律規定,如果企業違反海關監管規定導致國家稅款損失,海關可以依法行使追征權,從貨物放行之日起倒推三年內的稅款海關都有權追征,同時從發現企業違法行為之日起倒推兩年內,企業的違法行為都將受到海關的追加處罰。也就是說,相對于普通行政機關,海關擁有對企業“翻老賬”的能力。


由于海關不再主動提出疑問,很多企業在通關一體化改革之后長期無視自身的關務風險,導致風險一再累積。“終于有一天海關找上門來翻老賬,企業一下子就懵圈了”,楊杰律師表示,自從通關一體化改革以后,海關的執法力度和企業的法律認知程度之間出現了一定程度上的不匹配。不少貨物通關申報不實或商品歸類錯誤的企業往往認為,自己并非故意逃稅,為何海關的處罰如此嚴厲?而海關則認為,倘若企業真的有意逃稅那還涉嫌走私了,企業無意中的申報不實,不代表海關不予處罰。而海關的行政處罰對于企業來說有多大的威力呢?楊杰律師用他經手的真實案例向律新社作出了闡述。


2

“操作路徑依賴”為企業外貿經營活動“埋雷”


外貿企業像一架巨大而復雜的機器,企業想要降低成本,勢必要提高效率,尤其是在日常的程序化操作中,容易形成一種“操作路徑依賴”。企業為求節省時間和溝通成本,會無意識地把有合規瑕疵的、存在法律風險的操作方式長期延續下去,風險就在路徑依賴中被累積起來,一旦事發,企業瞬間就會蒙受重大損失。

有一次楊杰律師在外講課,臺下聽眾中有一家日資在華企業的法務人員對楊律師講的替換很感興趣,課后就向楊杰咨詢了一些關于保稅、料件、進口方面的問題。隨著攀談的深入,楊杰敏銳地發現這家企業已經在報關工作中踩進了“坑”。


原來這家日資企業長期為車企供應進口配套零件,把從日本進口的保稅零部件進行精密加工,加工過程中產生了一些殘次品,按照中國的法律規定,這些殘次品仍有價值,如企業內銷仍然需要納稅。而企業按照既往的操作路徑,照搬日本的操作模式,漏繳了這一部分稅款。多年累積下來,光在這些極少量的殘次品上企業已經漏繳了數百萬的稅款。


楊杰及時地與這家企業溝通,介入了這一事件的善后處理,協助企業通過“自主披露”的方式,主動向海關申報并補繳了稅款,企業也并沒有受到海關的行政處罰。這是楊杰律師處理過的比較成功的案例。假如該企業任由風險累積下去,有朝一日被海關查獲,那么企業就很難辯白了,因為中國法律規定得很清楚,是企業自己忽視了問題。


按照中國相關法律法規,企業漏繳稅款不但要補繳,海關還可對企業按照漏繳稅額的30%~200%予以行政處罰。金錢上的損失尚在其次,一旦行政處罰的金額累計超過了100/年,企業就有可能遭到降級處理。


自海關AEO認證機制施行以來,許多招投標項目都要求企業有AEO認證資格,一旦企業被處罰導致降級乃至被列入“失信企業”,不但影響商業項目運作,更嚴重的會損害企業聲譽,還會導致海關的查驗率大幅提高,影響貨物通關效率。由此可見,因為對中國法律的不了解,即便是無惡意地漏繳稅款,仍有可能間接地遭受連鎖反應,受到難以估量的經濟損失。


楊杰律師表示,大型外貿企業通常并不擔心補繳稅款,他們真正在意的是相應的行政處罰,遭到超過100/年的處罰額度就會致使企業降級,這個門檻真的不算高。對于那些頻繁進口大宗貨物的企業來講,很有可能一單貨物申報不實就會遭受遠超100萬的行政處罰從而直接導致企業降級,這種結果是企業難以承受的。


3

關務審計律師是個“鐘表匠”


楊杰律師把外貿企業比喻為一臺時鐘,合法合規的進出口經營活動,需要企業的法務、稅務、財務乃至貨運代理、物流等很多部門共同良好運作,就如同一架時鐘里無數個齒輪一樣。一個齒輪出了點小問題,就有可能讓整架時鐘走時不準,進而發展成為企業合規方面的大問題。

 “走慢一秒鐘,你沒發現;走慢一分鐘,你這個企業還是沒發現;等到走慢一小時你發現了,晚了,鐘已經快報廢了。”楊杰律師這樣形容外貿企業的關務審計風險。


“海關專業律師很像一名鐘表匠,我們就是在鐘表出大問題之前,修好里面的小齒輪,把鐘表給校正過來,讓每個零部件都在合法有序的軌道上運行”,楊杰律師說道。


2016年新修訂的《海關稽查條例》新增了關于“自主披露、減輕處罰”的條款,規定與進出口貨物直接有關的企業、單位主動向海關報告其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并接受海關處理的,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楊杰律師認為,當前產品更新的速度日新月異,很多商品的歸類認定問題十分復雜,并不能直接套用商品歸類規則進行歸類,在通關時就容易形成爭議,留下隱患。如果海關專業律師及時介入,為企業找到問題、早期“排雷”,并通過“自主披露”的方式主動向海關說清楚,那么就可以避免這種一般操作過失積小患為大患。


4

急需海關專業律師保駕護航


據介紹,在當前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已經有很多跨國企業開始關注貿易合規問題。中興事件發生后,很多人開始領略到了美國出口管制法的厲害。這部出口管制法對于中美之間跨國企業的進出口經營活動是有嚴格規范的。目前很多美資企業都會定期對中國子公司的進出口行為進行合規審計,美方律師重點關注企業是否違反了美國出口管制法,以防對美國母公司造成影響,但涉及到中國海關監管政策時,美方律師就不及中國律師專業,因此他們需要中方律師的配合。類似楊杰律師這樣的中國海關專業律師的職責就是在中國海關監管政策之下,排查企業貿易合規中的違法行為,這是目前中美律師雙方正在廣泛開展合作的項目。


此前楊杰團隊在對美資企業中國子公司的關務審計中就發現了問題,該企業在特許權使用費申報方面出現了巨大的紕漏,假如被海關查獲,將涉及到數百萬元稅款的漏繳,后果十分嚴重。楊杰團隊發揮專業性,及時發現并排除了風險,得到了美方的高度認可。


海關專業律師介入企業貿易合規審計之后,對于促進貿易發展、減少貿易摩擦也有巨大的幫助,可以避免原本沒有惡意的行為演變成更大的糾紛。中興事件以后,大家開始意識到一家企業在進出口經營活動中的關務風險甚至會導致企業生死存亡的問題。


楊杰表示,類似中興所犯的錯誤,多年來在企業經營活動中不斷發生、重復發生,只是其他企業不及中興規模大、知名度高,所以曝光率相對較少,中興事件也是由偶發性的錯誤導致了系統性的風險,使中興幾乎被逼入絕境。楊杰認為,中興事件是一個警示,中國企業不能再盲目地停留在過去慣性的思維模式上,以為執法部門還會在通關環節中主動指出問題,等著企業糾正問題,這個思維在未來是相當危險的。


5

進博會是貿易合規的考驗


進口博覽會是我國下半年一個重大的活動,也是企業對外貿易發展的重要機遇,另一方面,進博會也會促進海關創新監管舉措。楊杰律師認為,海關可以通過關注進博會,了解企業進出口貨物的信息,觀測市場需求的變化。中美貿易戰開始以后,中國對原產自美國的諸如醫療器械等商品征收報復性關稅,這些商品通過進博會渠道進入中國,必定是未來中國海關的重點關注對象。


企業在上海進行進出口貿易活動,可以享受到很多便利化的條件,但同時企業也要意識到,海關的監管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從來沒有放松過。未來海關很可能利用大數據技術,更加全面精準地監控企業的避稅行為。進口博覽會對企業來說,絕不僅僅是一次賺錢的好機會,更是對企業貿易合規提出的嚴峻考驗。


6

雖是藍海,門檻不低


楊杰從事海關專業律師這十余年來深刻感受到,海關對于外貿企業來講是一個較為強勢的行政機關。外貿企業會極力避免與海關發生爭議和糾紛,更不愿進行行政復議乃至與海關對簿公堂。但另一方面,幾乎每天都要跟海關打交道的外貿企業又確實需要專業人士提供專業服務,因為海關這一領域的專業性比較強,除了法律專業知識以外,還需要財稅和WTO規則等多個方面的專業知識。外貿企業尤其是跨國公司很希望在與海關發生糾紛時,能有一個熟悉海關相關案件處理方式和處理流程的律師為他們提供外部的咨詢和協助。目前中國法律服務細分市場,精通海關進出口貿易、貿易合規審計方面的專業律師是比較少的,而來自企業方面的需求卻在逐年增加。


楊杰認為,海關法律服務細分市場未來的發展空間很大,是一個藍海領域,但競爭卻不亞于傳統法律行業。有兩方面的原因導致了海關審計律師入行難、成長難:


首先海關審計律師需要漫長的專業能力培養過程,講究“厚積薄發”,沒有相當的知識儲備尤其是財會稅務這方面的功底,很難去和企業溝通。


另外,律師很注重市場開發能力,外貿企業的傳統做法是把關務審計事宜交予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辦理,現在出現律師來“搶食”,思維模式就要跟傳統律師開發傳統案源有所不同。“藍海的前景縱然很好,也要先學會游泳。”楊杰律師評價道。



7

服務企業講究“共同語言”


楊杰律師從剛一入行開始就跟海關搭上了“脈”。大學法學專業畢業以后,楊杰首先報考的是海關公務員崗位,并以優異的筆試和面試成績被錄取。當時一個念頭在楊杰腦中閃過:所謂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現在大家擠破頭都要做公務員,我是不是能另辟蹊徑,以外貿業務為方向做一名律師呢?當年楊杰的選擇也讓他的很多朋友頗為不解,認為放棄海關鐵飯碗而選擇朝不保夕的律師行業并不明智。楊杰感慨,當年這個很粗略的想法沒想到有朝一日能成為現實,沒人預料到中國的法律服務市場十幾年后能細分到今天這個程度。


楊杰感嘆,中國法律服務市場從當年“刑事”“民事”的粗略分類,發展到今天這樣高度細分化、專業化的程度只用了短短的十幾年。任何一個新興法律服務市場,單個律師單槍匹馬闖天下的時代已經徹底遠去了。以海關專業法律服務市場為例,除了需要專業化的個人,更需要專業化的團隊。


加盟匯業律師事務所這些年來楊杰感受到,匯業所在打造專業團隊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近年來匯業所吸引了大量的專業人才,有精通出口管制的、過去在美國律師事務所任職的專家,有曾經在海關任職的公職律師,新加入的年輕律師中也有很多人具備律師、會計師和稅務師等多種專業背景,甚至不少年輕律師過去曾經在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屬于高級復合型人才。


律所跟企業打交道,很講究一個共同語言。據楊杰介紹,外貿企業面臨的關務問題,往往不是一個部門能解決的,通常都要由律所與企業稅務、財務、法務等部門組成專項小組解決問題。律所有了復合型的專業團隊,與企業交流時就很容易產生共鳴,從而能夠為企業量身定制專業法律服務產品,滿足企業更高端的需求。


海關貿易合規法律服務市場是目前中國律師行業中典型的新興市場。楊杰坦言,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需要不停地積累、不停地學習、不停地探索。“我們只是一個先行者,期盼更多后來人的加入,推動這個行業整體的發展,”楊杰暢想,“未來海關專業律師一定能成為中國律師業的支柱,成為一張靚麗的名片!”

Tag: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3d